服务项目
SERVICE PROJECT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北京李军私家侦探公司

电话/微信:132-6000-6666

公司地址:各地区都有办公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揭秘上海“小三劝退师”:80%的客户是女性不触碰隐私底线
时间:2021-09-25 15:4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我的前半生》中的小三凌玲让观众咬牙切齿,前段时间热播的《三十而已》中林有有的“绿茶”人设更不断被骂上热搜……从公众人物出轨,影视剧中“小三”的形象深入人心,到回归更多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多的女性都更加独立,但也不免生活中遭遇婚姻中对方出轨的经历,也有很多人因为过去不愉快的情感经历不愿再相信爱情。

 
日前,在喜马拉雅首届“超级情感节”直播间,一位在私家侦探行业从事17年之久的婚姻调查员戴朋俊,与听众畅谈成年人的爱情和婚姻,进行小三劝退“大揭秘”。
 
他是“婚姻调查员”,也是“小三劝退师”
 
“戴老师,你们能不能帮我制造一个交通事故,让那个女人残疾了,我老公是不是就自然就会和她分开了?”戴朋俊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作为一名私家侦探,戴朋俊从2003年进入这一行业起,主要做婚姻调查,不会介入雇主的生活。2010年的一天,他们其实已经帮助上述这名委托人调查到其老公出轨并拍到了相应的证据,但此前从未遇到过有人有这种极端的想法。
 
戴朋俊知道这种违法的事情肯定不能做,但如果他们不受理,委托人很有可能会找其他人,思前想后,他们想出一个更理性的方案:把小三劝退。也是从那时起,在婚姻调查之外,小三劝退成了他们在调查到出轨行为后提供的一种衍生服务。
 
和私家侦探需要的私密性完全不同,小三劝退师是一个需要抛头露面的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业务。但无论如何,二者都是为了帮助委托人挽回婚姻,或者争取更多的权益。
 
2003年,学历不高的他从电视节目中看到了当时被媒体称为“二奶杀手”的私家侦探魏武军,心生向往,在几经联系未果并软磨硬泡半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魏先生正好缺人,戴朋俊才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拜师学艺之路。
 
在戴朋俊看来,私家侦探这一行门槛非常低,但一些必备技能学起来也并不容易:快速识车且恰到好处的跟车能力,跟踪和偷拍中的小技巧,怎样融入环境,如何伪装打扮自己,如何和陌生人沟通交流……这些处处都有玄机。“一个几秒钟的镜头,我们蹲守的时间从三小时到三天都有可能,并要在复杂情况下迅速作出判断。”
 
今年是戴朋俊进入私家侦探行业的第18个年头,如今,“身经百战”的他带了更多徒弟,从事一线业务。而戴朋俊更多时候是坐在办公室里接待客户,从婚姻咨询到统筹调度手下调查员协助调查。如果客户不愿离婚,这时候他就会给对方进一步提供小三劝退、小三拆散等婚姻挽回服务。
 
拆“小三”,帮原配
 
很多人喜欢对小三劝退津津乐道,但实际上,80%的出轨婚姻都是挽回不了的,只有10%-20%可以做到,且前期都要调查。
 
在戴朋俊接触的委托人中,女性占绝大多数。他分析,面对出轨问题,男性往往比较强势,可以自己解决,来找到他们的女性大多在家庭中都有一定的实力和地位,但仍需要靠一些外力帮助。
 
“在合法的情况下,帮助委托人寻找真相。”戴朋俊不断强调,不管是从事私家侦探这一行业,还是做小三劝退师,其一定要坚持的原则和底线,在此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帮助女性群体争取到更大的权益。
 
他曾经遇到过一位特别精明的上海女客户,给他们打电话说怀疑丈夫当天去外地出差时可能有情况。正好当时有另一组调查员在委托人丈夫要去的那个城市,于是简单梳理后调查员们就提前去踩点等待,仅两天就拍到了委托人丈夫和小三开房、逛超市、在公共场合接吻等画面。仅到这一步调查工作其实已经完成,但委托人当时希望戴朋俊再帮她在家里安装一些监控,想了解更多的情况。
 
出于法律风险考虑,戴朋俊没有让委托人安装针孔等便携设备,而是为她推荐了一款民用设备,并远程指导她安装在合适的位置保持通电与联网,并做好适当伪装。后来它真的拍到了委托人丈夫和公公在家里商量如何对付自己老婆逼她离婚的所有对话内容,也因此戴朋俊帮助委托人在离婚时多争取到了500万元的费用。
 
“如果是委托人自己的住处,不管是买的房子还是租的,我们指导委托人放置设备取证,这就没问题。但如果在酒店房间或者别人家里,你给多少钱我都不可能帮你去偷拍。拍了我们俩就一起进去了。”
 
以合法的方式,帮助委托人用五位数得到了七位数的报酬,那是戴朋俊做私家侦探以来最得意的案子之一。
 
工作中的心理冲击
 
18年以来,戴朋俊接手过的委托需求不计其数,遇到对方使用凶险器物、被人报警投诉、飙车遇到危险等经历也时有发生。不过在戴朋俊看来,他们过去遇到的困难大多属于物理层面上的,这其实还是源于经验不足,现在随着“小三劝退”逐渐热门和他们经验的增多,也很少再遇到这些危险,更多的则是来自心理上的冲击。
 
在最近的一次婚姻咨询中,客户在委托他们对其先生进行跟踪,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现其先生的出轨证据。就在前几天戴朋俊却又接到了女方发来的微信,说想要和先生离婚,但要分居满两年才可以,他们还在一个房子里,如何证明分居情况?
 
委托人说他怀疑丈夫有问题,但没有确切证据,而实际上在他们过去跟踪调查期间,有时委托人丈夫晚回家一两个小时时,调查员们也和他丈夫一样因为交通都被堵在路上。一是没有证据,二是沟通中戴朋俊发现女方的精神更加敏感,在他问委托人离婚有没有考虑过小孩时,委托人一下嚎啕大哭,说不离婚她可能会自杀死掉的。
 
戴朋俊此前从未遇到这样对方情绪极端的案例,“多数委托人在我跟他分析后能够理性处理,但她的神经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这种表现对我的冲击是很大的。”因为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内,戴朋俊后来建议委托人去找专业的离婚律师来处理。
 
“一个和谐的社会是怎样的社会,不是没有问题的社会,而是可以解决问题的社会。我们遇到问题,可以寻求国家机构处理,也能够通过民间公司帮忙。”
 
现在,他在喜马拉雅注册了自己的账号,未来随着情感方面的需求越来越多,戴朋俊也打算像这次一样在喜马拉雅上进行直播,或开设固定的频道,为更多有需要的人进行婚姻或情感方面的咨询。
 
“喜马拉雅这次举办‘超级情感节’是非常好的,因为当物质达到一定程度时情感需求自然就会很高,而面对这些需求,我希望喜马拉雅的情感节也可以像‘双十一’一样一直办下去。”
 
(文章来源:东方网)